傳釘十字架的基督

Posted on Posted in 2012, 通訊

文: 歐力仁/ 宗研所所長

猶太人是要神蹟,希利尼人是求智慧,我們卻是傳釘十字架的基督。(哥林多前書一:22-23a)

當保羅對哥林多教會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顯然正面對猶太人和希臘人的信仰和價值觀的挑戰。猶太人注重律法,並由此發展出嚴謹又繁複的行為準則,期待藉此贏得上帝的稱讚。但換來的卻是「達不到上帝的標準」而導致的失望。由於無法從上帝那裡獲得嘉許,便轉而在人面前表現出自義與驕傲。期待有朝一日,上帝會再因他們的好行為而施行拯救的奇蹟。至於希臘人,他們所關心的是「宇宙之所以存在」的智慧。希望透過智慧來認識、掌握宇宙的運作,以及隨之而來的各種知識與力量。

保羅洞察到,這兩種看似不同的價值觀或信仰,其實存在著共通點,就是「對生命問題的關注」。無論是熱衷律法、期待神蹟的猶太人抑或追求智慧的希臘人,他們的內心深處都隱藏著想要改變、提昇、深化和豐富生命的渴望。曾經酷愛摩西律法,也熟悉希臘哲學的保羅體驗到,有限的人絕對無法藉由遵守繁瑣的條文或汲取浩瀚的知識來為飄蕩不安的靈魂提供安歇之處。

蒙召的保羅深知,猶太人和希臘人渴望得到的只能夠在被釘十字架的基督身上找到。因為,保羅所說的這位被釘十字架的基督,就是上帝用人無法想像和理解的方式展現愛的力量之處(locus)。所以保羅接著說,基督才是「上帝的能力」、「上帝的智慧」(林前一:24)。保羅想表達的是:神蹟不必外求,道成肉身、死而復活基督就是最大的神蹟;智慧不在他處,獨排眾議、洞悉人心的基督就是最高的智慧。如此一來,我們就不難理解為何保羅「視萬事為糞土」,而且唯獨「傳釘十字架的基督」了!

這位看似軟弱的基督之所以值得被宣揚乃是因為祂的復活。因此我們需牢記,基督教的信仰其實是源於「復活的事件」;教會裡沒有復活節就不會有聖誕節。保羅從不避談十字架的恥辱,因為他仰仗空墳墓的榮耀;保羅勇於顯露自己的軟弱,因為他依靠基督復活的大能。「猶太人是要神蹟,希利尼人是求智慧,我們卻是傳釘十字架的基督。」這句簡短卻有力的話,不僅清楚地道出基督教神學研究者的天職,也為本所的教學研究提供了最佳的指導原則。

作為一個依靠上帝的恩典而創立和存在的學術單位,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應當效法保羅的精神,為教會培養勇於「傳釘十字架的基督」的人材。不可諱言地,今日的教會也存在著保羅當時所遇到的那兩種人!猶太式的基督徒為了獲得信仰的安全感,不斷地引進和發明一些不合乎聖經教導的觀念和儀式;希利尼式的基督徒為了跟上時代的腳步,將當代的思潮強加在基督教信仰之上,卻對十字架的基督絕口不談。這樣的作法實際上是將復活的基督再度埋葬於他們所挖掘之律法和知識的墳墓之中,重新製造一個迎合他們需要的上帝,同時重新定義真理的內涵。

目前就讀中原宗研所的研究生當中,有相當高的比例是教會的牧者或擔任要職的同工。因此,我認為本所首要的使命,就是培養研究生具備分辨信仰真偽的能力,進而守護基督的教會。當然,「分辨真偽」有時候意謂著「斥責謬誤」,也因此很難避免爭論和衝突。可惜的是,在高舉「和諧」的今日教會裡,「爭論」和「衝突」似乎是最不受歡迎的事。這些和諧的愛好者提出「要用愛心彼此包容」、「教會裡不應該有負面的批評」、「人人都可以對聖經提出不同的看法」……等主張。針對這些信仰的和稀泥者,斯托得說,他們「不是沒有讀過新約,就是讀過但不同意聖經的教導。

因為我們的主耶穌和祂的使徒既反駁謬誤,又催促我們去效法他們。」斯托得語重心長地指出,「當代神學混亂的一個主因」,很可能因為教會的牧者和同工們「忽略了這個必要的職份」。(註1)  

基督徒固然不應隨意挑起爭端,但這不表示我們要刻意迴避神學或信仰爭論。如果沒有耶穌和法利賽人的爭論,如果沒有保羅和彼得的衝突,如果沒有初代教會的牧者和假教師的對立,就不會有今日的教會。就如同一位我所敬重的信仰前輩曾經對我說,「耶穌不只講八福,也講七禍,所以我們不能只講好聽的話,而不敢指出錯誤。」為了彰顯被釘十字架的基督和守護教會,我們應該勇於向謬誤挑戰。「如果我們對明顯的錯誤教導閉口不談,無所作為,或是掉頭逃跑,就真的像是那些不顧惜羊群的『雇工』。」(註2)  

中原宗研所何其有幸蒙召參與傳福音的聖工,但福音的禾場和教會都需要更多的人材投入。因此,我誠摯地呼籲有志的弟兄姊妹一同加入我們的行列;不單單只是為了一張碩士文憑,更重要的是以傳揚「被釘十字架的基督」來宣揚福音和守護基督的教會。此外,宗研所的師生也極其願意到各教會去分享信息和我們的異象 。(註3)

請您為我們禱告!更願慈愛的父神祝福您和家人,以及您所服事的一切!  

註1:斯托得,《心意更新的教會》,譚達峰譯(台北:校園書房),頁87。
註2:同上,頁86。
註3:如有需要,請聯絡敝所助理李珍美小姐(03-2656551)。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