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路徑脂油的學術生涯

Posted on Posted in 2012, 通訊


文:柯玉雪/ 宗研所校友 


進入博士班研讀已兩年,這兩年當新同學知道我從中原宗教研究所畢業,都抓著我問基督教相關問題,好像我是博士班同學們的基督教問題顧問。上學期,有一位學長對我說,他準備暫時放下學業,先專心工作以便成家立業。也曾有同學還好心敬告學弟學妹、弟兄姊妹們,不要以為他常上台、發表論文很風光,事實上,這是一條孤獨難走的路。

在功利導向的社會,年輕學者們的壓力可想而知,而我也堅持走這條學術的路,很多關心我的朋友問我現在做什麼( 指營生) ?當他們知道我單單專心在讀博士班,跟在教會服事和幫助心靈需要幫助的人,並沒有固定的收入時,都為我捏一把冷汗。

問題是,如果青年學者現在不讀書,等到工作一段時間啥都有了,恐怕體力衰退讀不動,諸事纏身更沒有心情讀,所以,面對能讀書發展學術研究的人,還是要恭喜他有能力、有條件走這條確實人煙稀少,或許有時會遭到輕賤的「真正高貴」又寂寞的學術路線。面對學術生涯,除了做該做的研究,也要積極找兼課和各單位補助學術人的機會,通常能獲得不錯的補助和機會。讓年輕的學術人可以堅持下去的唯一理由,是興趣;多年來我持續的進修和旁聽,也都是學術興趣使然。例如,這學期學校還主動通知我,獲得成績優良第一名獎金一萬元,這是我作夢都沒想到的。

走在學術之路的我,並沒放棄服事。近日去禱告會才知道教會的司琴辭職,另聘的這位司琴晚上不方便出門,所以禱告會沒有司琴,我就充當臨時司琴。斷斷續續地我司琴過許多年,那都事先給我曲目,先練習過的情況下;如果沒有事先練習,除非正好熟的,不然即興伴奏我只能算「半桶師」。但是今後,只要沒有人彈,我定意要為主做,就算只彈右手也比沒人彈好。這是主的恩典,即使對曲目不熟的,相信也會愈彈愈順,這就是信心,無論彈得很棒或普通都要為主繼續彈。有時, 我想問上帝,我可不可以只彈琴過每一天,可不可以?

還在寫博士論文階段,雖沒有全職工作,課業、工作卻也兩頭忙;在教會擔任團契會長服事青年時面臨各類問題,時常想起在宗教研究所被教導和學習的種種,幫助我更有能力服事。現在,博士班該修的課修完,神安排一份兼職工作邀請我,我就答應。另外,新學期起, 我即將在台北市、新北市之中山、北投、南港和新莊等社區大學兼課,教我原先的專長小說、戲劇、電影賞析寫作和儒家樂論賞析。學術工作不是一時的熱情,我願持之以恆,願同學們也能持之以恆,勿輕言放棄。經歷到無論在學業、服事和工作上神都同在,因為神的恩典夠用,一路走來路徑都滴下脂油。

*作者為社大老師、文化大學博士班二年級研究生、文化哲學系教學助理、文化哲學系宋明儒學國科會專案助理

留言板